用《资本论》的观点分析失业问题兼从就业的角度谈社会主义如何实现 _1.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伟人名人 > 1.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 > 详细内容
用《资本论》的观点分析失业问题兼从就业的角度谈社会主义如何实现
发布时间:2010-3-18  阅读次数:5219  字体大小: 【】 【】【

  

用《资本论》的观点分析失业问题兼从

就业的角度谈社会主义如何实现

作者:赵丁琪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对于大学生来说,将来面对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就业问题了。我前几天在校内上发了大卫·施韦卡特《超越资本主义》中的一句话:中国应当努力去避免变为资本主义,因为有一个极为重要的理由。资本主义不能解决中国今天面临的绝大多数问题,也就是说,失业,地区不平等和环境恶化,马上就有一位同志大骂大卫是傻逼。这位同志的意思是资本主义可以解决中国的失业问题,那我们可以参考一下亚洲资本主义样板印度的一则新闻:“11月,在印度的孟买,据称有70个工作岗位招聘捕鼠者,结果有40000个申请者,半数来自大学生。”   

           关于就业问题,如果我们细心观察社会的话,会发现一个非常矛盾却让我们习以为常的一个现象。一方面是很多有工作的白领过劳死或顶不住压力自杀、无数的农民工每天从事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透支几十年的体力慢性自杀,但另一方面,无数的人找不到工作,联合国的国际劳工组织曾经发布一个报告,显示全世界劳动力的30%,大约8.2亿人,处于失业或从事一些工资不够维持最低生活水平的工作,这还是金融危机之前。我禁不住想问:我们地球上的劳动力是多了还是少了?如果少了,那么为什么这么多人找不到工作?如果多了的话,那为什么这么多人透支体力脑力从事过度劳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矛盾的现象?  

          这可以用恩格斯的一句话概括:于是,一部分人的过度劳动造成了另一部分人的失业。”  

         我们假设地球上有一百个人,而这一百个工人每天500个劳动量生产的财富供这一百个人生存发展消费积累是绰绰有余的,平均每个工人五个劳动量。但地球上有十个互相竞争的公司,我们假设这些公司的生产条件生产规模都相同。对这些公司来说,他们有两种选择,一种是雇佣十个工人,每天两个工人轮班倒,每人五小时,另一种是雇佣五个工人,每个工人每天工作十小时。  

         我们对比一下这两种选择,首先,这两种选择无论哪一种来说,生产的总财富是一样的,因为每天都是十个小时的工作量,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单个工人的劳动时间不同,前一种工人的劳动时间仅是后一种工人劳动时间的一半。如果是在资本主义生产资料似有制的前提下,如果我是这十个私营企业主中的一个,我会选择哪一种方式呢?毫无疑问,我会选择第二种,因为虽然两种方式生产的社会财富总量是一样的,但对于我资本家来说,雇佣十个工人的成本是雇佣五个工人成本的两倍,采取第二种方式可以让我压榨到更多的利润,而且资本主义的竞争必然逼迫我采取第二种方式,如果我顾及到工人让工人减少劳动量从而雇佣更多的工人,那我的成本必然比其他厂家高,我就会亏损破产。  

         因此,我们这十个资本主义厂家都普遍采用了雇佣五个工人,让每个工人工作十个小时这种方式。那么,剩下的五十个工人怎么办?那就只有一个选择——失业。所以我们就看到这样一个奇妙的现象,一方面,是工作的十个工人从事过度劳动,透支体力和脑力,另一方面,还有五十个工人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养活自己的手段,在饥饿贫困中挣扎。对于我们这些资本家来说,这五十个工人的存在是必要的,而且是必须的。有这些失业工人的存在,就会对在岗工人形成竞争和挤压,让他们不敢提出任何改善劳动待遇和提高报酬的要求——如果提出的话,我可以开除他,因为我可以很容易的在失业大军中找到劳动力。如果没有这支失业大军的存在,我就会无法去压榨和开除工人——因为开除之后我在市场上找不到了可以供我压榨剥削的劳动力,从而工人对工人提出的任何要求我都得让步。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说:这支后备军任何时候都是工人阶级在自己对资本进行生存斗争中的绊脚石,是把工资一直在合乎资本家需要的低水平上的调节器。”  

         但这样也造成了一个问题,这五十个人失业失去收入来源,在岗的五十个工人因为这支失业大军的存在被不断的压低了工资,这一百个人会丧失掉很大一部分购买力,这样消费就会萎缩,从而我们资本家生产的商品销售不出去,造成积压破产,然后我们这五十个人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沦入失业大军,从而消费进一步萎缩,危机继续扩大,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生产过剩危机。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分析,相比于第一种方式,谁得利了呢?首先,那五十个失业的工人没有得利,他们失去了生存来源,其次,五十个在岗的工人也没有得利,因为一方面,他们要从事相比于第一种方式两倍的劳动,而且工资待遇在失业大军的挤压下被严重压低,再次,社会没有得利,在正常情况下,第一种方式和第二种方式生产的社会财富总量是一样的,但第二种方式造成的社会经济危机会造成对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和破坏,恩格斯说这种浪费和破坏是目前生产的不可分离的伴侣,并在危机时达到顶点。那么只有一个人得利,那就是这些资本家,利用第二种方式,我们成功的压榨的巨额的利润,只要我们没有在经济危机的疯狂中破产。因此,这是一种极少数人得利,大多数人利益受损的方式,现今几乎所有的社会经济问题,都根源于第二种方式。  

           那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采取第一种方式呢?相比第二种,第一种方式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但第一种方式在资本主义生产条件下是不可能实现的,前面已经分析了部分原因。  

             首先,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带来了人和人之间的残酷的竞争,在资本家和资本家之间,在产业和产业之间以及国家和国家之间,生存问题都决定于天然的或人为的生产条件的优劣。失败者被无情地清楚,这是从自然界加倍疯狂的搬到社会中的达尔文的生存斗争,动物的自然状态竟表现为人类社会发展的顶点。资本对劳动力的过分压榨,造成了工人体力和智力的衰退、夭折、过度劳动和折磨,但这并不以资本家的意志为转移,自由竞争使资本主义生产的内在规律作为外在强制规律对每个资本家起作用。因此,如果哪个资本家想去关心工人,减轻工人的劳动强度,增加工人的工资,那么这个资本家必然会因为成本增加而被社会无情淘汰。  

           而且,随着科技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随着机器的普及,人类本可以大大减轻自身劳动时间和劳动强度。但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却产生了相反的效果,马克思说因为机器就其本身来说缩短劳动时间,而它的资本主义应用提高劳动强度;因为机器本身是人对自然力的胜利,而它的资本主义应用使人受自然力奴役;因为机器本身增加生产者的财富,而它的资本主义应用使生产者变成需要救济的贫民。这个现象不仅存在于马克思的时代,而且存在于第三次科技革命后的今天,哈佛经济学家朱丽叶·肖尔指出,工作时间从1948年以来是逐步增加的,尽管这期间发生了第三次科技革命。  

           那么,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要实现第一种方式,首先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消灭资本主义制度,而资本主义制度的替代者,便是社会主义。《共产党宣言》中说:无产阶级要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的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资料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的增加生产力总量。  

           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在人与人之间残酷的生存竞争、残酷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消失之后,他们用共同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并且自觉把他们许多个人劳动力当做一个社会劳动力来使用。社会作为一个联合体,为所有人提供就业岗位,让以前一个人从事的过度劳动,交付给许多个人来进行。恩格斯说:只要消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引起的阻挠和破坏、产品和生产资料的浪费,就足以使劳动时间在普遍参加劳动的情况下减少到从现在的观念来看非常少的程度。  

           有人说,这样会造成低效和浪费。那么我们分析一下,他们所说的低效,是在资本逻辑下的低效,即如果以前一个人从事的工作现在由许多个人来做,那么成本就会增加,利润就会降低,这只是资本的逻辑。但是对社会总产量来说,它不会造成丝毫的浪费,因为这些人如果不从事这个工作,那么他必然会失业,也不会生产出任何的社会财富。也有人说,这样会造成劳动力的浪费。我们假设一个人从事许多个人的工作,那么这被替代的许多个人将会被甩出生产领域成为失业者,在与生产资料相脱离之后,这些人不会生产出任何的社会财富——这才是对劳动力的浪费——但这在资本的逻辑里,不仅不是浪费,还是必需,压榨的必需。让原先一个人的工作由许多个人来做造成劳动力浪费的潜在前提是,劳动力是供不应求的,社会上没有失业者,没有与生产资料相脱离的被浪费的劳动力,但这样的情况以前没有出现,而且在资本的逻辑里也从来不会出现。  

           现在我们分析最后一个问题,如何消灭阶级消灭阶级压迫实现社会主义?  

            首先,我们先分析阶级是如何产生的。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说:当社会总劳动提供的产品出了满足社会群体成员最起码的生活需要以外只有少量剩余,因而劳动还占去社会多数成员全部或几乎全部时间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在这个委身于劳动的大多数人身旁,形成了一个脱离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它从事于社会的共同事务:劳动管理、政务、司法、科学、艺术等等。因此分工的规律就是阶级划分的基础。”  

             “当实际劳动的人口要为自己的必要劳动花费很多时间,以致没有多余时间从事社会的公共事务,例如劳动管理、国家事务、法律事务、艺术、科学等等的时候,必然有一个脱离实际劳动的特殊阶级来从事这些事务。”  

               从恩格斯的叙述可以看出,分工的规律是阶级划分的基础,而分工(主要是脑体分工)主要是因为社会生产力不发达,必要劳动时间占据了人的几乎全部时间,所有要有一个脱离实际劳动的剥削阶级的出现。(但并不代表剥削阶级是正义的:但是这并不妨碍阶级的这种划分曾经通过暴力和掠夺、狡诈和欺骗来实现,这也并不妨碍统治阶级一旦掌握政权就牺牲劳动阶级来巩固自己的同志,并对社会的领导变成对群众的剥削。  

              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断,在上文第一种方式,全体人民普遍参加劳动,在将劳动时间普遍降低的前提下,例如减少到五小时或四小时,那么原先的被剥削阶级也有足够的时间来学习,来进行劳动管理、国家事务、法律事务、艺术、科学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么三大差别之一的脑体差别就会缩小直致消失,与此同时以脑体分工为基础的阶级分化也会消失,那时,国家政权对社会关系的干预将先后在各个领域中成为多余的事情而自行停止下来。那时,对人的统治将由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过程的领导所代替。”  

            那个社会很遥远吗?恩格斯说:社会阶级的消灭是以生产的高度发展阶段为前提的,某一特殊的社会阶级对生产资料和产品的占有,从而对政治统治、教育和精神领导的占有,不仅成为多余的,而且成为经济、政治和净胜发展的障碍。这个阶段现在已经达到了。资产阶级的政治和精神的破产甚至对他们自己来说也未必是一种秘密了,而他们的经济破产则有规律的每十年重复一次。”  

              有学者计算出在现有的生产力条件下,可以在保持现有物质条件下将工人的劳动时间缩短到四小时左右。有近三分之一的失业劳动力,如果让这些劳动力普遍参加劳动,难道达不到吗?工人的劳动时间一旦缩短一半,那么一方面消灭了失业,另一方面,工人利用其余的时间进行劳动管理、国家事务、法律事务、艺术、科学这些工作,脑体分工逐渐消失,阶级分化逐渐消失,人也最终摆脱了由分工带来的异化  

            “代之而起的应该是这样的生产组织:在这个组织中,一方面,任何个人都不能把自己在生产劳动这个人类生存的自然条件中所应参加的劳动部分推到别人身上,另一方面,生产劳动给每个人提供全面发展和表现自己全部体力和脑力能力的机会,这样,生产劳动就不再是奴役人的手段,而成了解放人的手段,因此,生产劳动就从一种负担变成一种快乐。”  

           但一切一切的前提,是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无产阶级要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的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资料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的增加生产力总量。”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赵丁琪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