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三个女儿们_1.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伟人名人 > 1.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 > 详细内容
马克思的三个女儿们
发布时间:2015-2-16  阅读次数:6885  字体大小: 【】 【】【

  

               今天,在我们重温马克思主义的同时,将发展马克思主义作出过杰出贡献的马克思的三个女儿介绍给读者,以示怀念。

           天朝的道光年间,远在欧洲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出了两位伟大的青年人——科学社会主义的奠基人和德国革命工人运动最重要的先锋战士——卡尔·马克思和燕妮·冯·威斯特华伦。

             1843年6月19日,英俊的卡尔·马克思和漂亮的燕妮·冯·威斯特·华伦在克罗茨纳赫举行了简朴却很隆重的婚礼。婚后,燕妮一共生了6个儿女。随着1848年革命浪潮的低落,马克思一家被驱逐出境。起初,他们夫妇前往巴黎,但在那里却遭到普鲁士政府的严重迫害,后来,由于法国政府的严加干涉,他们不得不搬到英国伦敦。由于旅途上的颠簸,物质上的困苦和精神上的折磨,他们的2个男孩和1个女孩先后夭折了。这期间,马克思又遭受了各国资产阶级反对派的诽谤和污蔑。所有报纸都拒绝登载他的文章,他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来源,生活变得异常困苦。这使马克思夫妇无论在精神上、生活上还是心灵上都蒙受了很深的创伤。尽管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但马克思夫妇却始终没有放弃教育他们的女儿。

             马克思夫妇是杰出的教育家,他们经常教导三个女儿:人活着必须为他认为正确的目标奋斗,并为此献出全部力量和才能,为所追求的事业忍受一切困苦和牺牲。马克思夫妇常常是教之以言,导之已行。他们是孩子们的楷模、老师、朋友、顾问和知己,孩子们也从双亲那里懂得了友谊和助人为乐的意义,和父母之间是愉快的同志关系。

             小燕妮是马克思夫妇的大女儿,出生于1844年5月1日。她天资聪颖,心地善良,并时常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少女的庄淑。她的英文很出色,法文也很到家,她懂得意大利文,读过西班牙文。她还是个天才的小画家。然而令马克思夫妇感到骄傲和自豪的是小燕妮遗传了母亲的基因,在文学和戏剧方面有很深的造诣。童年时代的小燕妮就特别喜欢戏剧表演,尤其她那悦耳的女中音朗诵诗歌,令人听了心旷神怡。她喜欢莎士比亚的作品,更喜欢戏剧表演,如果不是因为健康状况和对家庭的顾虑,也许她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戏剧表演艺术家。尽管如此,小燕妮的主要志趣仍然像她的父母一样,在于工人运动。她是社会主义工人运动的优秀代表和忠诚卫士,并毕生致力于宣传马克思学说。

           小燕妮的一生命运多舛。她少年时代体弱多病,成年后,于1873年嫁给法国新闻工作者和社会主义者沙尔·龙格。婚后十年,小燕妮共生过6个孩子,生活异常艰难。这期间,双亲对她的政治工作寄予了深切的厚望。尽管沙尔龙格曾因他的革命活动被迫流亡比利时,但他并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而小燕妮作为一个历经锻炼的马克思主义者经常对她的丈夫施加强烈影响,但最终也没有争取他到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这边来。由于龙格的背叛,使小燕妮感到十分痛苦,加上艰苦的生活重担已经压得她透不过气来,1883年,贫困、忧郁、疾病终于夺去了小燕妮的生命,终年39岁。

             做为卡尔马克思夫妇的二儿女,劳拉在婚姻方面要比姐姐幸运,她嫁给了法国社会主义者保尔·拉法格。劳拉继承了母亲的优点,体态端庄,容貌漂亮,谦逊可爱。在学校里,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她在音乐方面也有很高的天赋,但是由于家庭经济条件所限,一直买不起钢琴,后来,迫不得已,马克思夫妇只好租来一架钢琴,尽管破旧不堪,劳拉练琴还是十分勤奋、刻苦。

             马克思夫妇认为,女孩子应和男孩子一样受基本科学教育和普通教育。劳拉除了学德文,还上了英国学校,后来又读上了南汉普斯泰特女子高等学院,并在那里成功地接受艺术教育。劳拉对一切政治问题都感兴趣,尤其熟悉工人阶级的生活和斗争。她崇拜阿伯拉汉·林肯,为他解放黑奴的战争摇旗呐喊。劳拉还是优秀的政论家,她是马克思著作的宣传者,她把《共产党宣言》译成发文,还编辑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的其他译本,她经常为社会主义报刊撰稿,凡是对社会主义有利的事情她都积极去做并不遗余力。

           保尔·拉发格也是一位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法国工人运动的重要领袖。1911年,列宁曾经对这位正直的受法国工人爱戴的社会主义者给予高度赞扬。遗憾的是当拉法格觉得自己的身体不适,精力衰竭时,同爱妻劳拉一起,自愿结束了生命,时年70岁。

           马克思夫妇最小的女儿名叫爱琳娜,她是一位优秀的教师,也是三姐妹中最出色的一个。她同国际无产阶级妇女运动的伟大旗手,“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创始人克拉拉·蔡特金同属一个时代,是更年轻、更有觉悟的一代女性。

             小时侯,爱琳娜是全家的偶像和宠儿。她长得端庄贤淑,像画一样美丽,她天真活泼,幽默、风趣。跟她的两个姐姐不同,她对文学和戏剧情有独钟,很年轻时,就是莎士比亚学会会员。后来,她成为著名的易卜生著作的英文译者,为在英国普及伟大的挪威作家的作品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爱琳娜是一个有修养的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去世后,她协助恩格斯整理出版了马克思的遗著。她是一位优秀的政治家,积极宣传马克思学说,经常参加工人运动。作为有觉悟的一代女性,爱琳娜对婚姻持很前卫的态度。1885年,她同英国医生爱德华·艾威林自愿同居。艾威林是马克思主义者,也是《进化论》的忠实信徒,更是一位杰出的演说家。在以后的漫长岁月中,爱琳娜和艾威林一起长年为英国的工人运动献计献策。爱琳娜特别关心女工,同工人息息相连,积极参加英国劳动人民的罢工。她和艾威林的事业已经远远地伸入到国际工人运动之中。她在恩格斯的指导下,同艾威林一起参加建立第二国际的工作,并出席第一次代表大会。后来,她又陪同恩格斯前往北美,去那里宣传普及马克思学说。

           其实,爱琳娜年轻时,就已经是一位真正的国际活动家了。她对无产阶级社会的一大特殊贡献就是建立工会,接纳妇女入会,并因此受到广大妇女的爱戴和拥护。

             1897年——1898年,是爱琳娜生活的最灰暗的年代,也是最悲惨的年代。这年,她同艾威林的同居关系宣告结束。因为,此时的艾威林已是一个嗜酒成性的酒鬼,他在爱琳娜和他的妻子之间摇摆不定,对爱琳娜也漠不关心,最后终于导致爱琳娜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由于爱琳娜超前卫的婚姻态度,将自己埋葬在自掘的坟墓之中。1898年3月21日,她在一次精神抑郁症的发作中,自愿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终年42岁。

           马克思的女儿们虽然在生命上都有些阴影,但却为人类社会无产阶级的伟大斗争贡献了全部力量。

  

                                                        2009年11月21日

-----------------------------------------------------------------------------------------------------------------------------------------------------

卡尔·马克思的后代

             卡尔·马克思,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创始人。他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使整个世界的工人运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马克思一生共有过6个孩子,但他却经受过3个孩子过早夭折的丧子之痛。1858年,他在一封给挚友恩格斯的信中写道:“对于一个有远大抱负的人来说,最愚蠢的莫过于结婚生子,使自己被家庭琐碎的小事束缚起来。”

           马克思先后遭到德国、比利时及法国政府的驱逐。最后,他来到了伦敦,在一套只有两间狭窄房间的公寓内,进行他那伟大的工作,抚育他的孩子。长子海涅出生不久便夭折了,马克思把孩子的死视为“资本主义罪恶制度下,穷人悲惨境遇的牺牲品”。可不幸的是,两年后,又遭次子弗朗西斯卡夭折。1852年,马克思在他的书中写道:“我的妻子病了,女儿珍妮病了,我无法而且从来无法请医生为她们诊治,更无钱买药。上周,我还能为孩子们买土豆和面包,可今天,我又能为他们买什么呢?”

             几年后,马克思的境遇有所好转。法国共产主义者保罗·拉法格向他的女儿劳拉求婚,不久,两人结为伉俪。马克思给他的女婿写了封信,信中写道:“我将一生奉献给了革命斗争。为此,我并不后悔。如果有来世,我还会这么做的,但是我不会再结婚了。但是,今生我非常想将我女儿从困苦生活的境遇中解脱出来,而不要像她母亲那样,为了生计而身心疲惫。”

             马克思的3个女儿都参加了社会主义革命活动,为此受到了政府的迫害。1871年,巴黎公社失败后,劳拉的丈夫保罗逃离法国,马克思的长女珍妮和小女儿埃莱诺在去看望劳拉的途中,遭到了法国警察野蛮的搜查。后来,珍妮在父亲的帮助下,向一些宣传社会主义的刊物投稿。几年后,她与法国记者查尔斯·朗吉特结婚。由于朗吉特也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所以同劳拉与保罗一样,珍妮结婚后绝大部分日子是在流亡中度过的。

             马克思对3个女儿在贫困生活中成长,一直深感内疚。其中,他觉得最对不住的是长女珍妮。1862年,他在书中写道:“珍妮的年龄不小了。在她这个年龄,已经能够感受到全家生活的重担以及贫困的境遇。我想这就是她生病的主要原因。”珍妮的确非常不幸,她的一生几乎受尽了病痛的折磨。1883年1月,她死于肺结核,年仅39岁。她的去世,给了马克思沉重的打击。两个月后,马克思,这位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导师也与世长逝了。

             至于马克思的小女儿埃莱诺,有着十分幸福的童年时光。在她的记忆中,马克思会经常和孩子们嬉笑玩耍,给他们讲故事,星期天带她们外出游玩。她常说,她的父亲是无以伦比的故事天才。在劳拉和珍妮结婚后,埃莱诺一直留在马克思的身边,当他的私人秘书。1881年,马克思的妻子燕妮去世了,埃莱诺主动承担起照顾父亲的职责。虽然长久以来,她一直梦想当一名演员,而且偶尔也在业余剧团参加演出,但她还是将一生奉献给了父亲。

             1874年,她不幸患上了神经官能症。在马克思拒绝了她与一位法国革命家的婚事后,她的神经官能症又一次复发。马克思在给劳拉的信中,提到了埃莱诺,他说:“埃莱诺实际上一直是在忍受和我在一起生活,她没有离开我,完全是为了照顾我。” 马克思去世后,埃莱诺写信给她的好友道:“如果你在我家里生活过,见过我的父母,了解他们是如何对待我的,就会理解我多么渴望爱与同情。”不久,埃莱诺和戏剧家兼评论家爱德华·埃夫林同居。

         为了在事业上支持爱德华,埃莱诺不断地向他提供多年积累下来的马克思作品的出版版税,以维持生活。1897年,爱德华病重期间,埃莱诺像照顾她父亲那样细心地护理爱德华。 1898年春,由于爱德华久治不愈,埃莱诺极度消沉、抑郁,两人决定一起服毒自杀。3月13日,埃莱诺身着白裙,先服下毒药。但是爱德华却未追随她而去,他乘火车去了伦敦,4个月后,他死于肾脏病。

           劳拉是马克思3个女儿中,活得最年长的。然而,她的结局也非常不幸。她和保罗生育的3个孩子都先后夭折了。1911年,劳拉和保罗饱受着贫困的煎熬,而且对于长期的斗争生活产生了厌倦,在寓所双双自杀。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01ec9d0100fu29.html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