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放弃过万高薪隐居洞穴?对话本人:漂泊十余载欠债30余万,回乡不算隐居为修心_1.社会文化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科学讲坛 > 1.社会文化 > 详细内容
小伙放弃过万高薪隐居洞穴?对话本人:漂泊十余载欠债30余万,回乡不算隐居为修心
发布时间:2022/7/29  阅读次数:1488  字体大小: 【】 【】【

小伙放弃过万高薪隐居洞穴?对话本人:漂泊十余载欠债30余万,回乡不算隐居为修心

2022-07-28 23:58:12 来源:  红星新闻  四川    

“这是真正的隐居,还是一场作秀炒作?”近日,一段“男子放弃过万月薪住洞穴隐居”的视频在网上流传。 对于当事小伙闵亨才,有人投来羡慕的眼光;有人觉得他“躺平”是在逃避现实;还有人质疑他“作秀炒作”…… 面对关注和争议,7月27日,身在四川自贡富顺县老家乡村“隐居地”的闵亨才接受了红星新闻的采访。他表示,自己在外漂泊十多年,进过工厂,开过农家乐,也做过网约车司机。兜兜转转,如今还背上30多万元债务。选择回农村老家崖洞过“田园生活”,希望通过“修心”让自己平静下来。 对于网上的声音,闵亨才表示不会在意,“过好自己就行了”。 不过,对于他的这种“隐居”,母亲并不支持但多次劝阻未果。其老家富顺县板桥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镇上会对他所住崖洞及其周边进行安全排查,加强地质灾害防范的宣传引导。镇村两级干部也会继续关注闵亨才的情况,加强与他的沟通交流,积极引导他走入社会……


男子隐居地

网传视频:

“男子住洞穴隐居”,真隐居还是炒作?

7月26日,一段“男子放弃过万月薪住洞穴隐居”的视频在网络上广泛流传。

视频只有几秒钟,用简短的画面和文字讲述了33岁自贡小伙闵亨才为过上“隐居”生活,在洞穴建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视频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和热议,“看到视频以后,好羡慕,佩服他有个性有勇气。”上班族陈先生称,他也经常幻想自己能够回归田园,但面对父母妻儿、衣食住行、油盐柴米等等现实问题,不得不努力奋斗。

也有部分网友认为,他这是“躺平”,是逃避现实、不愿承担责任的表现。甚至有网友认为,这就是一场“作秀”,他想借此炒作自己成为网红,并质疑他“剪断手机卡,怎么还在上网?”

那么,真相到底如何?红星新闻记者经过多方打听,找到了正在自贡富顺老家乡村的闵亨才。

男子居住地外景

记者探访:

洞内建房约50平方米 有卧室、厨房和厕所

7月27日上午9时许,红星新闻记者驱车来到自贡市富顺县板桥镇木桥沟村,该村距富顺县城约30公里。

这里就是“隐居小伙”闵亨才的老家。

下了高速,沿着水泥公路继续开行大约15分钟,就抵达木桥沟村9组,这里正是闵亨才“隐居”崖洞所在村组。

沿着蜿蜒的村道上行到山丘顶部,这里有四处村民自建房。村民李永存老人正在院子里做木工活,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闵亨才就是本村本组的人,其老屋在距此五六百米远的地方,但年久失修已经塌了。老人说,闵亨才在外漂泊10多年,今年年初才回来,在崖洞里修了间房子住。“搞不懂是咋个想的,跑去住崖洞。”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条泥巴路说道。

圈内为洞崖所在位置

穿过泥巴路,就到了山丘顶部,放眼望去,视野很开阔。道路右下方有一条小路,沿路下行,一座嵌在崖洞里的房屋跃然眼前。

若非当地人指引,很难发现这个崖洞。它就像是山头的帽檐,向外凸出,帽檐下方有一块平地,略微内凹,便形成了崖洞。

据目测,这处崖洞的地平面积大致四五百平方米,呈不规则长条形,主要布局分为房屋、菜地等区域。


闵亨才躺在洞崖前

见有人进来,一名身材精瘦、留着寸头、鼻梁上戴着眼镜的男子出门迎接,他便是“隐居小伙”闵亨才。

闵亨才很健谈,热情地带着红星新闻记者参观他的“杰作”。

这处“隐居房屋”靠着崖洞右侧而建,由石板、砖头和水泥堆砌而成。整个房屋内部面积大约50平方米,由一间卧室、厨房和厕所组成。

房屋看起来比较粗糙,一些砖头留有缝隙,透光。不过,镶嵌在墙上的三扇玻璃窗户造型独特。闵亨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三扇玻璃窗户寓意“日月星辰”,周边还缠绕了灯带,夜间点亮后,很有氛围感。

厕所安有下水管道,可以直接排到山下的化粪池。闵亨才介绍,房屋顶部有岩石遮挡,一般情况下,雨淋不进来。但如果连续多日下雨,岩石可能会潮湿浸出一些水滴,但影响不大,只要一出太阳,就干燥了。

房门是木头拼接而成,门上写着“独善其身”四个大字,这也是闵亨才的座右铭。

卧室很宽敞,放置有床、沙发、摇椅、书架、茶几等物件,干净整洁。地面的石板凹凸不平,顶面则是天然的崖洞。左边一个小房间是厨房,内侧还有一间独立厕所,但配置及条件不及普通农房。屋外还有两块地,一块种有蔬菜,另一块土则尚未种植。

这,就是闵亨才的“隐居”之地。

“隐居”之地

父亲早逝:

漂泊多地打工创业开网约车,欠债30余万

闵亨才,1989年出生,今年33岁,板桥镇木桥沟村人。面对红星新闻记者来访,他讲述了自己的人生。

“最幸福就是小时候,那个时候无忧无虑。”闵亨才回忆,他的经历曲折坎坷,9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自己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

辍学后闵亨才随亲友到上海、浙江等地打工,在灯泡厂、服装厂干过临时工,后来又回到自贡老家,在哥哥的理发店、母亲的早餐店帮过忙。19岁,闵亨才参军入伍,服了两年兵役。

复员回家后,闵亨才干过多份工作,但任何事情都干不长,找不到方向。他说,干得最久的一份工作是在上海,干了三年,当“密室逃脱”游戏的后台人员。后因多方原因,他又辞职了。

闵亨才在生火

2016年,闵亨才再次步入职场,在老家开过农家乐、儿童乐园,还到浙江干过网络金融、数字货币……均以失败告终,还欠下40多万债务。

最近的一份工作,是2021年到江苏做网约车驾驶员。这份工作干了一年。他说,这一年是他最辛苦的一年,为了还债,他几乎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每月工资一万多元,除去日常开支能剩下六七千元。一年下来,他还清亲友的约7万元债务,但还有30多万元银行和借贷平台的债务,仍无力偿还。“光靠上班,根本还不清,只能靠做生意来还。”闵亨才称,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思考,在大城市生活,如果想要买房娶妻生子,以他的个人条件和能力,一万元月薪已是他能拿到的极限,“装宽带、搞销售,我都能拿到一万,但再怎么也涨不上去了。”

对于至今未还的债务,他称,借钱时,老家镇上的几套房产能值30多万,这是他借钱的资本。但房产被亲友提前变卖,后来才还不上了。

最终,他给自己得出结论:不能再让欲望指示自己的生活,他要为自己而活。

如今,他能做的就是,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即回归田园生活,静心修心。

闵亨才

“隐居”生活:

睡到自然醒,逛山、看书、干农活…

2021年年底,闵亨才回到老家自贡市富顺县板桥镇。这次回家后,他不打算再出去了。

“回归田园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不是被动(回归),而是主动。”闵亨才向红星新闻记者强调,他并不是因为承受不住工作压力和还债压力而回来的,而是彻底想通了,“想用自己的方式静心修心”。

2022年2月,他用仅有的2万多元存款,购置了建筑材料和工具,在距离老家不远的一处崖洞里建房。为了能在这里建房,他用四倍面积的自留地跟一户村民互换。之所以不重建自己的宅基地,他说,一是因为钱不够,二是因为那里环境不好。

设计、转运材料、平整地面、画线、砌墙、装饰,都是他一人完成的,曾有两三个朋友来帮忙,但时间很短。

今年4月26日,房屋建成,闵亨才次日便搬了进去。“好几个晚上都兴奋得睡不着。”他称,这或许是他人生中最得意的一件事。

闵亨才的新家,供电靠一台220V太阳能锂电一体机,供水靠引入的井水,就连网络也是从哥哥租住屋牵的一根网线,接上了WiFi。

每天上午8点左右,闵亨才睡到自然醒,然后洗漱做早饭;9点多钟,要么逛山、看书或手机,要么干点农活;11点半,他开始做午饭,多数都是一份素菜,有朋友来会做两个菜,偶尔才吃肉;午饭后,要么午休,要么重复上午的生活;等到了傍晚六七点,开始做晚饭,吃完饭又继续看书或手机;九十点钟睡觉。

书柜上放着一台音响,他经常放一些老歌,跟着哼唱。

闵亨才在崖洞中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日常开销只有油盐米等基本必需品。”闵亨才说,他的计划里,每天只劳作一小时,这一小时主要栽种或打理菜地。目前,这块10多平方米的菜地已能满足日常生活,旁边的菜地还不急着开垦。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他所居住的崖洞,距最近的一户村民家不到两百米,其哥哥租住的房屋也在附近。他此前经营的农家乐也在附近,目前处于停业状态。他并没有剪断三张手机卡选择与世隔绝,只是弃用了手机号,选择通过网络继续与外界保持联络。

闵亨才坦言,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有孤独的感觉,也有一丝悲伤,但更多的是享受……

闵亨才眺望远方

母亲态度:

一直不支持,劝他去找工作未果

对于儿子的这种“隐居”,闵亨才的母亲一直都不支持,当地已有闲言碎语,认为他不去找工作是懒惰、不争气,住崖洞更是不吉利。她也多次劝儿子到镇上、县上找份工作,但没能劝住。

那么,崖洞自建房是否合规?板桥镇木桥沟村村支书王华松表示,闵亨才建房的位置是一处天然崖洞,曾经住过人,但还是有安全隐患。村里多次上门劝导并阻止,但他“一意孤行”,村里只好随时监管着,保护他的安全。

在王华松看来,闵亨才是很有头脑的一个人,但成长经历很坎坷。根据他的分析,闵亨才把钱用完了,应该还是要出去奋斗的。

板桥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镇村干部先后对闵亨才的建房行为进行了劝导,但他比较固执,没有接受。下一步,镇上会对崖洞及其周边进行安全排查,加强地质灾害防范的宣传引导。镇村两级干部会继续关注闵亨才的情况,加强与他的沟通交流,了解他的心理状况,积极引导他走入社会,靠勤劳致富。“现在当隐士不参加工作,哪能生活得好呢?”

闵亨才曾经骑行的留影 受访者供图

对话本人:

“回归田园第一追求是修心”

如果拍视频能变现也不排斥

针对网络上关于他这种“隐居生活”的诸多质疑,闵亨才进行了一一回应。

红星新闻:你觉得现在的生活算“隐居”吗?

闵亨才:目前的生活根本算不上“隐居”,只能说是回归到自己向往已久的田园生活。我住在崖洞里,但也会到场镇买东西,会在逛山的时候跟村民们聊天,会上网展示自己的田园生活。我想尽可能地用自己的方式来静心、修心。或许有的人想静静,是几天、几个月、几年,而我给自己计划的是十年。

红星新闻:有网友认为,你的“隐居”其实是躺平,在逃避现实和责任。

闵亨才:从懂事以来,我就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种菜、做饭、干农活,可以自给自足;其次,母亲现在在镇上生活,没有后顾之忧,我们母子可以手机视频,偶尔也会去看望;第三,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娶妻生子的想法,等自己有能力承担这些责任的那天,或许会考虑。

红星新闻:有网友质疑你既然选择隐居生活,为何还发视频,是不是在作秀?

闵亨才:回归田园生活,是我在外漂泊多年后的内心真实想法。回归田园之后,我选择逛山、看书、听音乐以及玩手机拍视频,都是休闲的方式。我又不在网络上乞讨,只是自己拍的视频得到认可,得到了一点收入。

我的第一追求是修心,如果在不扰乱这一诉求的前提下,视频能吸引粉丝、受到关注、获得收入,我不会排斥。况且,我还有几十万的债务需要偿还。但是,我不会为了挣钱而刻意拍视频,我想拍就拍点,很随便的,不会去找团队、搞带货、打PK。(红星新闻记者查看闵亨才的抖音账号发现,粉丝2200余人,视频作品从今年2月份至今共有150个,内容均与崖洞房有关)

红星新闻记者 袁伟 摄影报道

编辑 官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来源https://www.163.com/dy/article/HDDCRKA4051492T3.html#fr=email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

本站域名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4             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