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遇刺疑云:谁家布下的惊天棋局?_1.网上文摘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八方资讯 > 1.网上文摘 > 详细内容
金正男遇刺疑云:谁家布下的惊天棋局?
作者:陈章  发布时间:2017-2-18  阅读次数:1036  字体大小: 【】 【】【

 

        

C:\\fakepath\\u=3709137344,1912112352&fm=11&gp=0

  金正男被杀事件,成为了今年年度重磅新闻热点的第一波,这两天,所有的媒体似乎都铺天盖地地围绕着这个案件在进行报道。由于涉案人员的抓捕、金正男的尸检还需要一定时间,可以预料,围绕事件的舆论热浪不会很快退去。由于金正男本身和金正男背后的朝鲜都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因此,金正男被杀事件本身必然会成为各方力量角力的焦点。

  真相也许会得到澄清,但有些真想也许永远也得不到澄清。比如,伟大的自由民主灯塔国前总统肯尼迪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开枪刺杀,至今已逾半个世纪,也仍然是笔糊涂账。可是,这一次金正男之死,从目前的舆论形势上看,似乎已然真相大白了:纷纭众说里,有许多声音言之凿凿一口咬定,是现在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派人向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痛下杀手,为的是消除可能的竞争对手,坐稳自己的独裁者座位。

  这里,要特别感谢与朝鲜沿38线划朝鲜半岛而治的韩国媒体,他们在此次传播信息、锁定元凶的过程中立下了并不微小的工作。金正男刚被刺,韩国媒体就第一时间爆出新闻,甚至比案发地马来西亚的报道还要及时。甚至金正恩微妙的表情变化也被韩国媒体捕捉,并解读挖掘出内心深藏的秘密。

  可是,透过这些一口咬定的判断,笔者仍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以如此高的效率,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这样重大的政治热点给出这么决绝的判断,让人难免感觉太轻易了。如果要把金正恩作为金正男死亡的头号嫌疑犯,恐怕有一些重大疑点不得不面对:

  一、金正男是朝鲜现政权的彻底反叛者和敌对者吗?

  在美日韩媒体报道中,金正男更多地被塑造成一个朝鲜现行体制的严厉批评者,甚至是朝鲜现行政权的反叛者。围绕金正男的谣言层出不穷,如“流亡政府”谣言、“备胎计划”谣言等。早在2012年11月,韩国主要媒体就争相报道金正男向韩国提出“流亡”的新闻,韩国政府则紧急出面否认。

  金正男对朝鲜现政权的态度,还需要由他自己回答最为准确。2004年,金正男曾经主动选择6位日本记者来进行交流并发布消息,但随着交流的深入,逐渐变成了与其中之一《东京新闻》五味洋治的单独通信。因为在交流过程中,他发现五味对朝鲜的理解最深,不带偏见,且对他的报导最准确、到位(五味在征求对方同意之后,在自己供职的报纸《东京新闻》上以报导的形式陆续披露一些信息。在确定五味洋治比较独立和忠实了报道金正男的想法后,金正男向这位记者提供了大量的信息。通过在澳门、北京的三次访谈(累计超过7小时)和逾150封以上的电子邮件通信,2012年五味洋治出版了《父亲金正日与我:金正男独家告白》一书,较为真实地披露了金正男对许多敏感问题的看法。

c478255c9bf1c1d043307b40392743e1.jpg

  金正男对其父亲金正日感情至深,也非常推崇:

  【——“父亲的爱仍在持续。孩子与父亲的关系,原本就是时坏时好,只是人生的境遇不同而已。父亲是领导人,而我则在外部自由行动。父爱并未改变。”】

  【——“父亲严厉归严厉,但用情甚深,是深度思考北朝鲜未来的人。可纵然如此,有时也未必能很好地转圜。这对他本人来说,是非常遗憾的”,(其责任)“在于周围的环境和辅佐父亲大人的那些人实力不足。因为其周围净是些只会阿谀奉承之辈,使父亲大人的形象受到了伤害。”】

  金正男对朝鲜现行世袭制度看法与金正日一样,主要是对其合理性进行辩护:

  ——金正男关于世袭的看法,跟金正日一样:

  【“父亲原本就是完全不考虑接班人的类型,况且他自己也说过不让第三代世袭的话。这话我记得曾亲耳聆听过,正哲、正恩应该也听过,说是要搞三代世袭的话,就会毁掉自己父亲(金日成主席)的业绩”。“在中国,连毛泽东(主席)都未曾涉足世袭。也可以说正因此,国家才发展起来的吧。相反,现在倒有种担心:世袭将导致北朝鲜国力的衰落。”】

  ——金正男认为,朝鲜搞世袭是迫不得已。

  【“三代世袭不符合社会主义的理念。之所以做此选择,我觉得是因为存在北朝鲜特殊的内部要素。因为有此要素,为了实现内部的安全和顺利继承,大约只有实行三代世袭之一途。北朝鲜内部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是基于这种理由,北朝鲜实行三代世袭的话,如此选择亦可谓是北朝鲜的角色使然。”】

  【——“中国的原则是不干涉他国内政。与其说中方承认世袭,毋宁说它支持了北朝鲜自己所选择的、稳定的权力继承构图,才是正确的。”】

  【——“父亲以军为后盾统治国家,使军队的权力变得过大了。如果权力接班作业失败的话,实权一定会为军队所掌控。”】

  也就说说,金正男说得是他和金正日都反对三代世袭,但是朝鲜特殊情况又不得不搞世袭,世袭有现实合理性。金正男是这样一种复杂的看法。金正男在这本书里透露的信息,绝对不是说自己是朝鲜政权的彻底反对派和敌对派,而是一种非常模糊的看法,某种程度上甚至有利于金正恩政权的合法性。然而,这一点被韩国政媒体断章取义说金正男反对金正恩接班,所以被朝鲜特工暗杀。其实,如果看过这本书的话,就会明白韩国完全在造谣。

  为了说明金正恩接班的合法性,金正男说自己背叛了父亲,是资本主义青年,这哪里是要和金正恩争权?分明是在海外放消息支持金正恩:

  ——【正男对其父的感情很复杂,混杂了尊敬、失望、恐惧等各种情愫。幼时的正男,颇受父亲溺爱:作为去医院接受蛀牙治疗的奖励,被赠送一辆进口高级轿车;被带到父亲的办公室,坐在其座位上,听他说“那儿就是你的席位”,等等,总之是作为宝贝公子被抚育成人;赴瑞士留学时,父亲竟伤别而泣;羁旅海外的日子,每逢生日,父亲会亲自打来国际电话庆生……“但是,我去留学以后,异母兄弟正哲、正恩及妹妹出生,父亲大人的爱好像开始向弟妹们倾斜。”“我完全成长为资本主义青年,回到北朝鲜时,父亲似乎对我有所警惕”,“大概是我背叛了父亲大人的期待吧”。】

  ——【作为长子,留学时代的正男,在海外度过了自由的时光。但其回国后的“叛逆”,则引起了父亲的警觉,从而缩短了正男的弟妹们海外留学的时间,也严格限制了他们与当地友人的交往等行动。正男回国后,很苦闷,“每晚泡在高级饭店的酒吧里喝酒,造成了一些麻烦,也曾遭到父亲的严厉呵斥。”回首当初,他说:“现在,我反省了,确实做了理应受到呵斥的事情。”】

  ——纵然如此,金正男认为,

  【“父亲的爱仍在持续。孩子与父亲的关系,原本就是时坏时好,只是人生的境遇不同而已。父亲是领导人,而我则在外部自由行动。父爱并未改变。”】

  金正男对朝鲜现行体制的看法,要坚持社会主义及改革:

  【——“北朝鲜若想生存下去的话,只能靠一边维持社会主义体制,同时推进经济上改革开放的中国式做法。”】

  【——“我觉得已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不改革,经济的破产就在眼前;改革的话,又会招致体制崩溃的危机。而进退维谷间,时间就过去了。”】

  美日韩早就希望金正男做流亡反对派政府的领袖,但是金正男从未答应。而且直到死前,金正男仍然在进行朝鲜的地下贸易,如果没有朝鲜政府的鼎力支持,光靠金正男自己,显然是无法做这个事情的。而金正恩如果真要谋杀金正男,那么肯定早就断绝其经济往来了。

  那么,金正男一方面表达对金正日的忠诚和对金正恩接班的支持,同时也表达了自己跟金正日的分歧,即自己是个资本主义青年,要搞改革开放,因此被排挤。这恐怕是为了更好地在澳门及国外进行地下贸易。如果金正男说自己和金日成、金正恩是一回事,那么恐怕早就被美日韩暗杀了。

  从金正男的口述中可以看出,不排除金正男与父亲金正日和弟弟金正恩在治国思路上的分歧乃至斗争,但是金正男永远无法抹去的一个身份标签,就是金正日的儿子和金正恩的兄长,他不可能从朝鲜现政权的崩溃中获得任何好处。如果朝鲜政权真的崩溃,金正男只会作为金氏家族的成员而被清算,看看卡扎菲二儿子赛义夫(西化派)的最终下场,一切不言自明:赛义夫在留学西方期间,被西方收买。2002年,赛义夫·伊斯兰进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他的论文题目就是《论公民社会在全球治理机构民主化过程中的作用》,并最终拿到博士学位,赛义夫·伊斯兰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留学期间,当时的英国首相布莱尔曾帮助他完成学位论文,赛义夫·伊斯兰博士毕业后开始大力宣扬西方的民主观念,试图将自己打扮成在利比亚乃至整个中东地区民主进步的新代言人。卡扎菲在二儿子赛义夫的劝说下放弃核武器向西方妥协投降,并实行新自由主义改革,最终导致国家两极分化和内乱,而卡扎菲被反政府武装杀害后,赛义夫也被西方处死。

  在卡扎菲和赛义夫被西方处死后,金正男已经不可能彻底导向西方,走赛义夫的道路。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相对于美、韩从外部向朝鲜所施加的生存压力,金正男与金正恩兄弟之间的关系,毕竟只是小节。金正男自身也很明白这一点,因此在面对外界媒体时,他一面表明自己与父亲的理念区别,同时也注意以一种曲折的方式为朝鲜现有体制的合理性做了辩护。

  因此,金正男也不可能会因为联合朝鲜的国际对手来推翻朝鲜现政权而被金正恩记恨并杀死的。

  实际上,根据韩国情报院院长李炳浩的说法,金正男受到了朝鲜的战略同盟中国政府的保护:

  【“包括金韩松在内的金正男家人均受到了中国政府的保护”。】

  金正恩在此刻选择刺杀金正男,意味着跟中国翻脸,李炳浩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但他给出的解释是“不可知论”:

  【“朝鲜明知这样做会令朝中关系恶化却依然故我,由此可以看出金正恩的行动相当难以预测”。】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中国政府给金正男提供的所谓“保护”,也仅仅是有限的保护,在朝鲜金正恩政权早已无比稳固的今天,再试图在金正男身上打“备胎计划”的主意,是不可能的。东北亚研究院巴殿君教授称:

  【“我恰恰认为,此次金正男遇害,恰恰证明了中国不存在这样的计划。如果有这样的计划,中国一定会对金正男所有外出行为进行管理,不会允许他随意出国。此外,对他的安保戒备也会十分严格。”】

  二,金正男在朝鲜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力?金正恩有必要在这个时间点上杀死自己的兄弟吗?

  金正男是金正日的长子,一度被授予朝鲜人民军大将军衔,并据传被金正日作为接班人培养。但是最终,金正日选择了与自己政治思路更为接近的金正恩作为接班人。

  金正男曾经作为金正日的接班人,这只是一种可能性,他从来没有被明确为接班人的身份,并且长期在国外活动,在金正日时代也并没有建立起自己独立的政治班底与面向朝鲜民众的政治形象。经过金正日时代后期对金正恩的明确栽培以及金正恩上台以后的整顿,时至今日金正男就更不可能对朝鲜政局发生实质性的影响力。换言之,今天的金正男对金正恩根本就发挥不了任何实质性的威胁,金正恩也根本不会把他当作旗鼓相当的政治对手,为什么要在此刻来为自己背上弑兄的压力呢?

  在张成泽被处死之际,有一种声音是,张成泽在政治思路上,更倾向于远离朝鲜现有的先军政治体制而实行更多类似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并曾谋划扶植金正男取代金正恩。假如这种传言是真的,那么金正恩完全有可能会在清洗张成泽时处决金正男,可事实上也并没有。如今的金正恩已经进一步巩固了自己对政局的掌控,为何要在此时杀死兄长呢?

  日本记者五味洋治披露:

  “事实上从2001年离开朝鲜,金正男的影响力愈发下降。”

  当被问及“张成泽的部下会集结到金正男的旗下吗?”,五味洋治回答道:“这办不到。他们担心被处刑。”当被问及金正恩是否暗杀金正男时,五味洋治披露:

  【“金正男本人曾提到并无在针对自己的威胁。”】

  http://money.163.com/13/1216/13/9G7K22PT00253B0H.html

  要推翻金正恩取而代之,金正男没有政治根基。事实上,金正男不单不是朝鲜现政权的反叛者,他甚至可能依旧从事着维持现政权有效运转的重要工作。

  在日本记者五味洋治问及金正男工作时,金正男回答道:

  【“这我不能详谈,但说我贩卖武器、毒品云云纯属造谣。若是我从事那类勾当的话,立马就会上各国的黑名单,将无法出国旅行。而我现在无法成行的国家(地区),只有香港、美国、日本和泰国。泰国好像是因为有朝鲜绑架泰国人的问题,才禁止我入境。尽管欧洲对这类问题(指武器交易和人权)一向很敏感,我却可以自由来往。如果我从事过那种危险行当的话,现在都应该还有人身危险,可我却从来未曾感到过这种危险。”】

  可见,金正男确实“出国”从事着秘密工作,而这秘密工作只能是为朝鲜政权服务。

  2011年12月16日,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韩美情报当局认为,金正日在瑞士、卢森堡、列支敦士登等地的银行隐匿了至少40亿美元(约51亿8360万新元)以上的海外秘密资金。韩国专家指出,长期流亡国外的金正日长子金正男,其实是总管金正日秘密资金的负责人。

  朝鲜问题专家张成长接受《中央星期天》访问时表示:

  【“金正男最后离开父亲和弟弟并辗转在海外生活,原因是他在争夺接班人的激烈斗争中失败。但外界对金正男有很大的误解,韩国媒体甚至描述金正男是个过奢华生活的名牌族。然而,他实际上是在海外总管金正日秘密资金的负责人。”】

  张成长指出:

  【——“金正男是澳门驻朝光贸易的代表。他向武器商收账后,把巨款汇至朝鲜,长期在海外为父亲金正日管理资金。看起来金正男过得自由自在,但他是通过管理金正日的秘密资金从而获得生活费,因为他每隔一段时间会去欧洲如巴黎、奥地利旅行,这些地方都是金正日秘密资金的隐藏地。”】

  【——“金正男为何长期居住在澳门?因为金正日政治秘密金的帐号就设在澳门汇业银行。2001年,金正男利用伪造护照进入日本被驱逐出境。其实,当时朝鲜售卖导弹给伊拉克,伊拉克从英国分别汇款至香港、瑞士、日本给朝鲜。”】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politic/korea/story20111227-103988

  2011年12月,韩国主要媒体《中央日报》也认为,金正男在澳门为维持朝鲜政权起着一定作用(筹措资金等),但是(由于军方的反对)无法进入政权核心部位。

  http://china.joins.com/big5/article.do?method=detail&art_id=78300

  《中央日报》还撰文称:

  【“那核与导弹从何而来呢?自然离不开资金的支持。记者采访时发现,其中大部分资金是通过澳门筹措来的,而金正男就在澳门。金大中执政时期给朝鲜的4亿美元的汇款途径,以及走私武器和毒品得到的4600万美元(约合530亿韩元)被冻结后解冻的地方,都是澳门的银行(汇业银行),当时,金正男就在澳门。”】

  【“尤其是走私毒品和武器得到的大笔非法资金在转移到朝鲜之前必须进行洗钱,而洗钱最合适的地方就是赌场。据当地赌场工作人员介绍,如果不分昼夜天天在赌场赌博,赢个几亿美元都是可能的。金正男是当地赌场的常客,这已是人所尽知的事实。这也是他选择呆在澳门的理由。”】

  金正男遇刺后,2月15日,在中国辽宁省长期从事贸易工作的朝鲜贸易商跟媒体DailyNK通话时表示:

  【“(金正男)头脑灵敏,为筹备(金正日的)秘密资金担任了走私的魁首作用。”】

  http://www.dailynk.com/chinese/read.php?num=15466&cataId=nk00600

  可见,果真如美韩情报机构、知情人士所言,金正男从事着为朝鲜海外筹款的重要任务,那么,金正男在政治上不仅不是金正恩的主要威胁,反而是不可缺少的支持性力量。根据上述信息可以看出,金正男为金氏家族从事海外资金秘密运作至少十年以上,业务熟稔,关系网错综复杂,金正男对金氏家族和朝鲜国家又怀着深刻的忠诚,无论政治根基如何式微,都不曾投靠西方。此时遇刺,对金正恩政权来讲,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没有益处。

  实际上,美韩媒体把锅硬扣到金正恩头上时,都不得不承认,“金正男没有(威胁金正恩的)政治基础”,所以,美韩媒体只好把金正恩“杀人”动机归结为“多疑”(《纽约时报》语)、“性格原因”(韩国《中央日报》语)。国内亲美媒体则更无下限,事发之后反复鼓吹、渲染、捏造金正男对金正恩政权的“巨大威胁”,反复杜撰兄弟内斗厮杀的剧情。

  对于金正恩来说,金正男已经没有任何威胁。有人说,美日韩计划在朝鲜政权崩溃后,会扶植金正男上台,所以金正恩要杀他。问题是如果是朝鲜政权已经崩溃,金正恩恐怕也完蛋了,他杀了金正男又有何用呢?利比亚卡扎菲及西化派儿子赛义夫的例子摆在面前。美日韩推翻了朝鲜政权,还让金正男接班继续世袭?这也太离谱了吧。

  三、来自金正恩的刺杀?连韩国网友也表示怀疑

  若金正恩果真要杀金正男,他的手法是不是太弱智了?朝鲜杀手的刺杀水平如何,各位读者自己都有所了解。1968年,针对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的暗杀行动中,31名朝鲜敢死队员全副武装潜入韩国,直抵青瓦台总统府附近,最后时刻才被发现功亏一篑,除了1人被俘虏外,其余队员均战死或失踪。但这,也让荷枪实弹的韩国总统府卫队付出了死伤68人的惨重代价。朝鲜暗杀队员的职业素质可见一斑。

  反观这次刺杀金正男的行动小组,除了其成员有越南护照不符合朝鲜传统的培养本国死士执行任务的习惯之外,更重要的是,杀手哪里体现了丝毫的专业素质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给监控留下明显的证据,杀人后又返回原地束手就擒,你可以质疑朝鲜的体制,也可以怀疑金正恩本人的品质,可是不可以这样赤裸裸的侮辱朝鲜先军政治培养下的敢死队员的业务素质啊?

  假如金正恩真要杀金正男而后快,如果是暗杀,那就应该是悄无声息,以朝鲜特工的职业素质,足可以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动手,或者制造成任何一种意外事件的假象,而不是在机场的大庭广众和无数摄像头之下。如果是明着处决,拿杀死金正男后,朝鲜也可以像处决张成泽时那样大张旗鼓的批判声讨。

  而且,动用越南等第三方国际力量搞暗杀,分明不是朝鲜方面的做事风格,而是美日韩的一贯行为。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

  http://jciadmin.joins.com/gb/article.do?method=detail&art_id=163338&category=002002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韩国前任情报部门有关人士称,“据我了解,仅在事件发生3-4个小时后就收到相关情报,是因为曾任马来西亚大使的韩国国情院院长李炳浩动用其人脉进行调查”。

  韩国前任情报部门负责人表示,

  【“针对遗体移交问题,韩国国情院和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正在同马来西亚的情报部门进行紧密合作”,“恐怕今后也很难按照朝鲜的意愿进行”。】

  非常明显,马来西亚吉隆坡是美日韩情报机构的天堂。这次暗杀最蹊跷的地方,是有凶手在案发后很快落网,再弱智的国家也不会留下如此马脚。毫无疑问,金正男的尸体、尸检报告及哪些落网的特工们会说些什么,一切都在美日韩情报机构的掌握之中,制造些嫁祸于他人尤其是朝鲜的假信息、假证据,易如反掌,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哪些特工如此拙劣杀人然后迅速被抓的真正原因。

  有糊涂虫者说,如果朝鲜不希望金正男死,那么在韩国媒体一边倒说凶手是朝鲜特工后,朝鲜应该会高调谴责韩国,当前朝鲜政府十分平静,所以它就是凶手。然而,最典型的就是崔龙海、李永吉等人的事,当时韩媒言之凿凿地称他们如何如何被杀,炮决、犬决等弱智谣言铺天盖地,结果最后都是韩国在造谣。而朝鲜也不想跟着南边走,将计就计,不主动辟谣,往往等韩国媒体报道几个月、甚至几年之后,再用事实去反驳,让崔龙海在中国亮个相,让韩国政府及中国的公知们无地自容。

  韩国情报院把所谓”金正恩暗杀金正男全过程”都整理公布,韩国网友评论道:

  【“不知道为什么国情院公布事情经过,让我更怀疑,只有我这样吗?”】

  【“能相信国情院的话吗?”】

  【“闻到了一股浓厚的自导自演的味道”】

  【“鸡头(朴槿惠外号)雇凶杀亲事件呢?是谁做的,国情院你调查啊”】

  【“用制造假间谍事件,制造了这起事件啊?跟流氓一样的组织”】

  【“太奇怪了,两个女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听说金正男好女色,完全可以引诱道酒店后,偷偷暗杀,这绝对可以,手法像国情院导演的,86年大韩航空事件也不是政府导演的吗?”】

  【“韩联社啊,别总制造‘北风’了,弹劾朴槿惠,延长特检组期限!”】

  【“别搞那么多没用的,还是调查鸡(朴槿惠)的选举舞弊事件吧,你们专门搞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全国人已经都知道了。”】

  【“金正恩杀金正男是大事情,朴槿惠杀五寸亲戚的事件,就不是事了?”】

http://wx4.sinaimg.cn/mw1024/b13e6360gy1fcrbamhx63j20r10gfwf5.jpg

http://wx1.sinaimg.cn/mw1024/b13e6360gy1fcrbalvf9jj20mq0g43yx.jpg

  四、金正男遇刺,韩国亲美势力开始反扑

  从目前的舆论走势来看,杀死金正男并不是目的,把“杀死金正男”弄成个大新闻造成舆论震荡,才是幕后黑手的真实意图。

  正如前面的分析,如果杀手的目的是金正男本身,那么完全有必要、也有条件悄无声息的暗杀金正男或制造意外事故的假象,而绝不希望把事情闹到现在这样满城风雨尽人皆知的程度。可是,现在的情形是,策划者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件事生怕撇黄鹩呗鄯缋松戮脱杆俚乇蝗艘磐圆呕岚才偶父隹瓷先ゴ赖靡纳笔秩ピ诖笸ス阒谥轮葱腥挝瘢室饴冻銎普溃教灞ǖ雷纷偻诰蚴录峁┝顺浞值淖柿稀?/span>

  那么,谁需要这场指向朝鲜的舆论?

  谁需要将这场指向朝鲜的舆论变成自己政治翻盘的宣传工具?

  金正恩的概率几乎为零。

  韩国亲美势力呢?在2月13日之前,他们正处于风雨飘摇、即将被掐灭的生死一瞬间。

  众所周知,去年朴槿惠“邪教门”事件,是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的一次剧烈内斗,是新国家党党内“非朴派”势力对朴槿惠势力的反扑。“邪教门”事件引爆韩国民众对韩国政治腐败的抗议浪潮,其结果远远超出“非朴派”的预期。执政党是否能够连任,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今年2月1日,被执政党抱以“翻盘”厚望的潘基文突然宣布弃选,导致执政党连任的可能性下降到冰点。2月11日,韩国首尔民众举行了第十五次烛光示威,要求朴槿惠下台。2月13日,面临空前严峻形势的执政党“新国家党”更名为“自由韩国党”。

  反对部署萨德的在野党文在寅,在韩国各大民调机构发布的下届大选民调结果中均排名第一。根据盖洛普韩国10日发布的2月第二周例行民调结果,在下届总统选举诸多潜在候选人中,文在寅支持率为29%,高居榜首。共同民主党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以19%的支持率居次席,较上周大幅上升9个百分点。代行韩国总统职权的黄教安支持率较上周上升2个百分点,以11%位列第三。李在明以8%的支持率居第四位,国民之党前党首安哲秀获得7%支持率,列第五位。也就是说,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总计达到56%。

  文在寅获得的公众支持源自于他曾出任自由派总统卢武铉的幕僚长。卢武铉因其试图对主宰经济的三星、现代、LG等财团实行改革而受到左翼的尊敬。文在寅曾说,如果当选总统,他将先访问朝鲜,后访问韩国的盟友美国。

  2017年2月,美国议会高度关注韩国政治力量对比走向。美国众院外交委员会当地时间2月7日举行听证会,美国朝鲜半岛专家、泰利·鲍威尔集团负责亚洲事物的理事须米·泰利称,进步势力在大选中获胜的可能性正在加大,文在寅是目前最有希望的候选人,他的对朝政策更强调朝韩接触。其他进步倾向的竞选人也和文在寅差不多,部分人士主张应推迟“萨德”入韩和恢复开城工业园区。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和首尔间可能会就对朝政策出现缝隙。

  新国家党连任希望的破灭,共同民主党的势如破竹,不仅仅是韩国国内的左右之争,也是是否部署“萨德”之争,更是在中美之间采取何种政治态度、何种国家战略的斗争。

  2012年,在美国的强力干预下,朴槿惠上台,文在寅落败。4年来,朴槿惠在对中国实施战略欺骗、激化半岛矛盾、部署萨德等战术上搞得有声有色。特朗普上台后,为了保证美国在东北亚的战略优势,保证对中国的军事压迫,第一通电话就打给了朴槿惠,并声称:

  【“为了美国和韩国的安保问题,美国将毫不动摇地和韩国站在一起。”】

  现在,韩国亲美势力在国内选举形势上似乎走到尽头。

  可巧,金正男在美韩日情报人员聚集地—吉隆坡遇害了。

  韩国亲美势力可谓是有备而来:

  1、第一时间对金正男遇刺进行公布、报道和炒作;

  2、鼓吹朝鲜邪恶国家论;

  3、推进部署萨德,攻击、分化在野党。

  “自由韩国党”(即执政党)党鞭、亲朴派议员郑宇泽2月15日在非常对策委员会会议上表示:

  【“最近朝鲜一系列举动似有紧急动作的征兆,政界必须超越党派去应对与国内政治无关但发生骤变的安保环境。自由韩国党将积极协助完成萨德部署”。】

  其接着攻击道:

  【“实际上反对萨德的共同民主党前代表文在寅果真有大选候选人资格吗?”】

  韩国正党比自由韩国党更积极地主张安保出现危机,并出面主张萨德部署。郑柄国代表在最高委员会议上表示:

  【“金正恩体制向外炫耀武力,向内通过肃清延长恐怖统治。金正恩的毒针说不定就变成导弹飞向韩国了”,表现出果断的应对姿态。韩国大选候选人们也积极出面。刘承玟议员表示,“即将在星州部署的萨德只有一个炮台,无法守护居住全国半数人口的首都圈,我们打算再要求引进两三个萨德炮台”。京畿道知事南景弼表示,“必须整合国内舆论使政界停止争议,早日推进萨德部署”。】

  原先反对部署萨德的在野党出现了分化。国民之党称将重新研究反对萨德部署的现有党论。只有民主党坚守现有主张。韩国在野党正在走向分化。

  显而易见,“金正男事件”恰好盘活了韩国亲美势力的政局。金正男事件有效地成为韩国亲美势力对付进步势力的宣传工具。

  此时此刻的韩国和美国,有迫切需要、也有能力通过制造金正男之死,把舆论的矛头引导指向金正恩及朝鲜政权,这既转移了韩国国内乃至全世界的舆论注意力,从而间接减轻朴槿惠和执政党的政治压力,更可以借此进一步塑造朝鲜独裁国家、恐怖国家的形象,激起韩国民众对朝鲜的反感与敌视,拖延对朴槿惠的弹劾期,如此一来,韩国大选就不可能提前举行,亲美势力有了更多的时间复活,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分化进步势力。

  韩国不能继续成为美国围堵中朝的远东桥头堡,也不能继续成为韩国国内财团和国际垄断资本鱼肉人民的地方,这是中、朝、韩三国人民的共同心愿。金正男之死却可能掐灭这一愿望。金正男遇刺的事态走向如果继续由美韩情报机构主导,诸如尸检、凶手审讯等工作都由美韩情报机构一手操纵,结果必然导致韩国国内政治力量逐渐偏向亲美反华势力,文在寅等进步势力逐渐边缘化,中国的东北边出现一个由极端亲美反华反朝的政治力量主宰的国家。这一一个国家在特朗普上台的全球背景下,对中国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作为一个最后的建议,中俄应当高度重视此事对东北亚局势的影响,派出工作人员作为第三方力量介入此次事件的调查,给出一个公正客观的结论,同时,继续对朴槿惠政权进行施压,对韩国获得多数民众支持的进步力量予以支持。这里是美日和韩国亲美势力的七寸所在。

来源:来源:察网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