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已经在发达资本国家内部孕育产生_6.新时代探讨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6.新时代探讨 > 详细内容
共产主义已经在发达资本国家内部孕育产生
作者:蔡定创  发布时间:2017-7-17  阅读次数:489  字体大小: 【】 【】【

 

 

 

 

                                             ——新共产主义宣言

    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在马列经典著作中有时是一种通称。在后来的社会主义革命实践中,往往将社会主义看作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传统意义上的社会主义,都是指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为了区别当前各种“新社会主义”理论,我这里题目中只好用“共产主义”这个名词,其意义仍是指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

    传统社会主义,通常为前苏联所建立的社会主义,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东欧、中国,及世界民族解放运动之后的世界各国,按照前苏联模式所建立的社会主义。自中国也走上了改革开放道路后,前苏联、东欧等社会主义阵营也随之体解。一时间,这种前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似乎是失败了。仍坚持社会主义的理论工作者,重新从理论到实践总结经验教训,至今为止,国内外已发展出多种标榜为“新社会主义”的理论,以区别于这种传统的社会主义。

    新社会主义的各种派别:有在不必改变资本主义制度基础上,通过议会选举产生超然党派与阶级利益的政府,然后政府进行将公共目标和公众利益放到重要位置上的“结构改革”的美国加尔布雷思新社会主义;有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强调民权、民生的“实践社会主义”。在国内,有胡星斗教授的废除官本位体制,建立法治分权的高度民主化、法治化的新社会主义;有王占阳教授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相结合的新社会主义。 有何新的将原有的新国家主义改编而来的新社会主义;有反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筑唯物史观的,强调政治公有制的知原新社会主义。

    各种新社会主义虽然有很多细微的差别,但是在如下几点上有共同之处:

    1、都对前苏联式的社会主义有所批判。

    2、都强调了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必须以国家的民主制度作为基础。

    3、虽然都认可了社会主义阶段里存在着资本生产,但都认为社会主义的经济组织仍是原来的国有企业组织形式与集体所有制企业形式,认为这是唯一的公有制形式。在经济组织形式上反倒没有任何新的说法。

    社会主义从19世纪初的三大空想社会主义欧文、 圣西门、傅立叶的产生,至今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之所以被称为空想社会主义,是因为他们都是不满当时的社会现状,从主观愿望出发,对理想中的美好社会制度进行设想。马克思通过《资本论》,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由于其内在矛盾的不可调和,资本主义从产生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但随着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也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创造了条件,社会主义必然产生。马克思是通过从生产力的发展变化,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从而科学解释了社会主义的产生是一条社会历史发展必然规律。正因为马克思的这个解释是建立在社会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运动变化发展规律基础上的,而不再是人们主观上的一种美好愿望,因此才被称为科学社会主义。如果没有《资本论》对资本生产运行过程与运行规律的详细揭示,社会主义当然仍然是一种主观愿望,一种空想。是不能称为科学社会主义的。

    但是,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它一个显著的特点是,社会生产力高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是建立在高于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基础上的。马克思认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资本主义必然灭亡是由于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所不能容纳范围,但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之前,资本主义是不会灭亡的。历史发展的事实已经证明了马克思的这一论断是十分正确的。

    列宁依据马克思关于在资本生产中,劳动者与资本存在着的尖锐对立的矛盾,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资本主义国家政权在俄国的薄弱环节,通过1917年十月革命,在世界上建立起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一直到1991年12月前苏联体解,俄罗斯返回到实行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充分验证了马克思的关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之前,资本主义是不会灭亡的”这一论断的正确性。

    当然,我们不可否认,列宁通过十月革命所建立的社会主义,以及后来的世界社会主义阵营,这当然就是社会主义,是由历史书写的社会主义。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这个社会主义是建立在资本生产的基础的,或者说,是与资本生产处于同一生产力的组织构成,也就是“劳动分工”生产基础上的。“劳动分工”生产,必然是商品生产,必然会形成资本(人格化为资本家)与劳动者两个矛盾对立统一的阶级。这在马克思《资本论》中都有充分的论述。在这个阶段上,资本是生产中自然形成的统治者,劳动者要实现对资本的统治,就必须要在政治上用无产阶级专政的手段,采取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等生产组织形式。但这本质上仍然是资本生产,只不过是资本的所有者不再是原来的资本家,而是以国家名誉占有(或者集体占有)。我们应该知道,资本由谁占有,是私人占有,还是集体占有,还是国家名誉占有,并不能改变资本生产的性质。

    因此,我们是可以将这个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社会主义,叫做资本生产阶段里的社会主义。也就是说,在对资本的所有权上,通过为民服务性质的国家政权,实现劳动者对资本所有权的占有,国家权力性质如果变了,对资本的所有权也就必然发生变化。这方面的认识,也已经获得了理论方面的厘清。例如,我国将这个处于与资本生产同一阶段的社会主义,称为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国有企业在资本主义国家被称为国家资本主义,在社会主义国家虽然不被称为国家资本主义,但仍然是以利润为主要目的(不是唯一目的)的商品生产,这都反映了这一阶段上的社会主义,并不是马克思通过《资本论》所论证的社会主义,仍是资本生产性质的社会主义。也就是说,这一阶段的社会主义并不是生产力发展自然形成的社会主义,而是通过运用马克思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的,通过主观意志所建立的社会主义。这种社会主义当然是有别于马克思通过《资本论》所推导出来的社会主义的。并不是建立在高于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基础上的社会主义。

    但是,我们决不能说这就不是社会主义。这是由历史实践定义所建立的社会主义,它已经客观存在的,容不得人们去否定。如果我们掌握了由《信用价值论》中所建立起来的理论分析方法,并且用这种理论分析方法来分析这种社会主义的生产力结构,我们可以看到如下几点:

    1、它的生产效率的提高,仍然是建立在斯密在《国富论》中所论述的“劳动分工”的基础上的,或者说,它的生产力提高的来源是“劳动分工”这一基础的生产力构成。

    2、在“劳动分工”基础上的价值生产,首先产生的是资本与雇佣劳动的分工。资产所有者与劳动者是这个阶段上客观必然存在的两个阶级。资本主义是资本掌握生产上的权力,通过政治民主来部分保障劳动者的权力。这个阶段上的社会主义,则是通过暴力革命手段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并掌握政治权力,通过建立国有企业的方式实现权力享有资本。其实,不管是资产者掌握权力,还是劳动者掌握权力,但客观上仍然是属于资本生产方式,存在着资本与劳动。这是由这一阶段上的生产力的水平与生产力结构决定的。

    3、存在着资本,就必然存在着无产者。这是相辅相成的矛盾统一体。只要资本存在,不管这个资本由国家掌控,还是集体掌控、个人掌控,本质上都是属于资本生产。区别在于,由国家掌控时,其分配是由国家政权的性质决定的。只有真正民主的国家政权、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就会将利益分配给全体劳动者。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种社会主义虽然仍是资本生产性质的社会主义,但它是由历史书写、历史定义的社会主义,是实践的社会主义,人们不应去指责,也不存在什么错误。但与各种“新社会主义”理论相区别,是有必要的。但是,问题在于,这些“新社会主义”者并没有认识到上面所描述的传统社会主义的真正本质。仍然是从生产资料公有制的角度来定义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例如国有制与集体所有制。我认为,则是十分错误的。

    为什么是错误的?首先必须明确概念,我们这里所说的新社会主义,已经不再是十月革命后所建立的这个社会主义阵营中的社会主义,而应该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通过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所推导出来的社会主义(也叫共产主义)。这个社会主义有着比资本主义生产更高的劳动生产力,是适应这种更高的劳动生产力的新生产关系。

    《信用价值论》已揭示,这种建立在高于资本生产力的,社会主义新型生产关系已经客观存在了。它不仅是在中国早已产生,也已经在各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内部孕育产生了。不仅是当代资本信用价值生产方式包含有社会主义的要素,社会资本生产(《信用价值论》中重新定义的新概念)、非资本价值生产,这些生产方式都是属于社会主义的。但是,对于这些真正的新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我们所有这些“新社会主义”理论工作者,都没有一个看到了。

    这些已经存在的新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根本就不存在财产占有方式这个概念,实际上也不存在原来意义上的公有制。因为,它不再像资本生产中那样,是在“劳动分工”基础上而进行的资本生产,而是采用“聚集生产”、“聚合反应”的方式进行价值生产。

    社会在以“聚集生产”与“聚合反应”方式生产价值时,财产所有制关系是什么样的?在以“聚集生产”与“聚合反应”方式生产价值时,其实是并没有明确的财产所有制概念的,它既不表现为国有制,也不表现为集体所有制,它根本就不表现为财产是谁占有,只能表述为全体劳动者劳动结晶。在分配上,也同样不存在体现财产所有权的分配,而是采用共享的方式,需要消费者不用付出劳动价值去交换就能按需获得消费,因此这些产品也不参与交换。(详见蔡定创、蔡秉哲著《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第六编相关章节)

    由此看来,我们的这些“新社会主义”者主观设想新社会主义所有制关系,仍然是国有制与集体所有制,按劳分配或者按需分配,只不过是更强调政治民主,有个别甚至认为仅财产公有制还不够,还要提出“权力公有制”这种概念,这是从观念上,仍然没有摆脱原有思维的陷阱,走出主观主义的误区。本质上与十九世纪的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是一样的,仍然是凭着主观想象来勾划社会主义美好愿望,仍然没有一个人是像马克思那样,从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现实结构的角度来考察、来说明社会主义。

    人们并不能长久地处于迷雾中。这种对“新社会主义”想象的设计美梦,现在已经被《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打破了。《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通过像马克思《资本论》一样地从客观的价值生产过程来考察当代社会生产,从现实客观的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历史进程,来观察研究社会主义新生产力的产生现发展进程、生产力的组织构成。《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已经揭示了,马克思当年所预测的高于资本生产方式的新的社会生产力已经产生了,也就是说,当代社会主义新生产方式已经产生。

    当代社会生产,存在着四大价值生产方式:私人资本生产、国有资本生产、社会资本生产(在《信用价值论》中,社会资本这个概念已被重新定义)、非资本价值生产。这其中的社会资本生产与非资本价值生产,就是典型的社会主义的新生产关系。这种新生产关系并不是像资本生产那样,是建立在“劳动分工”基础上的生产,而是建立在一种全新的“聚集生产”、“聚合反应”的价值生产方式基础上。它的劳动价值生产力远高于建立在“劳动分工”基础上的资本生产方式。但这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资本生产方式的内部,也已经生长出了具有传统社会主义性质的生产,这就是当代资本生产中的信用价值生产方式。在《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中,将资本主义分为二个大的发展阶段,一个是自由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另一个是信用价值主导资本生产的发展阶段。这其中的资本信用价值生产方式,也是包含有社会主义性质的要素在其中(详见蔡定创、蔡秉哲《信用价值论》第四编、第五编)。

    社会主义竟然已经在资本主义内部孕育产生了,社会主义不仅在中国这样继承传统社会主义的国家里发扬光大,而且也已经在欧美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里孕育产生了。由此我们看到了马克思的伟大,马克思通过150多年前的《资本论》,所推导的社会主义产,今天真正像马克思所预测的那样,从资本主义内部孕育产生了。这是由客观历史进程中所产生的社会主义,为了区别这之前的各种“新社会主义”,我们在这里只好将《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中所表述的社会主义亲,称为客观历史进程中的社会主义。当人们还在传统观念的迷思中不能自拔时,社会客观现实中的社会主义,正以滾滾洪流在推动着社会生产的快速发展。中国已经是这一新社会主义的龙头,通过“一带一路”,通过各种形式的国际合作,正在推向欧洲,推向美国,推向全世界。

    我们正面临着重大的世界新社会主义变革的新时代,《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正在用全新的理论与观念,荡涤着那些仍在陈旧观念中爬不起来的人们,荡涤着那些对新思想新知识孤陋寡闻、对客观经济现实麻木不仁的、至今仍然只会在已经相隔一个时代的理论书的字缝里作研究的理论工作者们,应该猛醒,应该奋进,不要做时代的落伍者!

来源: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92253.html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