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_7.新时代资料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7.新时代资料 > 详细内容
论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
发布时间:2017-5-25  阅读次数:555  字体大小: 【】 【】【

 

                           论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

                                                作者:程跃廷       来源:重在人人参与 微信公众号

 

       

作者简介

以下是作者本人在草根网上的自我介绍。

网名,马门列夫,退休煤矿工人,男,70岁,山西晋城人,04年退休后上网,先在强国论坛发文,继则在乌有之乡,在红歌会网,在山丹丹网发文。十年来日均发文一篇。批判过项观奇的“宪政民主”,秋实客的“新社会主义”,赏析和推荐过很多网友的好文章。以文会友,结识了很多左派网友。

资本平均利润率急剧趋近于零是最后总危机的根本原因

马克思的资本主义危机理论,是建立在剩余价值理论的基础之上的。如果生产出来的商品能够全部销售,或者说,工人的工资能够全部购买,那资本家就没有利润了。资本家无偿占有的剩余价值量就是卖不出去的商品量,就是生产过剩的根本原因(商品的价格=∑(成本+劳动者的工资+利润)——【重在人人参与】)。一方面,资本家要最大限度榨取利润,一方面要最大限度压低工人的工资,实质上就是一方面最大限度推动生产过剩,一方面最大限度地萎缩绝大多数人的购买力,即需求的萎缩!一方面是社会化大生产的高效率,一方面是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按资分配的需求萎缩,这就是资本主义不可调和的供需矛盾,不可调和的社会化生产与私有化的不可调和的矛盾,这就是资本主义周期危机的根本原因。资本主义周期危机不是自然的经济波动周期,而是由剩余价值的剥削所必然决定的。解决的办法只能是无产阶级消灭资产阶级,只能是生产社会化消灭资本私有化,公有制消灭私有制。


马克思处于自由资本主义时代,资本主义周期危机已经显现,两次世界大战就是两次资本主义总危机的产物,也是资本主义的两次总腐朽。所以,列宁说,帝国主义是垄断腐朽垂死的资本主义,斯大林说,两次世界大战划分了资本主义总危机的两个阶段。但这样的总危机不过是扩大的周期危机,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则是周期危机时期的结束,而转向一蹶不振不可救药的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它是由资本平均利润率急剧趋近于零所决定的。


斯大林把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阵营的产生看做资本主义总危机的因素,是正确的,是符合马列主义的判断。修正主义把资本主义所谓借鉴社会主义因素视作挽救资本主义的因素恰恰是荒谬的。从历史来看,封建主义因素的成长绝对不会挽救奴隶制,资本主义因素的成长绝对不会挽救封建主义,同样社会主义因素的成长也绝对不会挽救资本主义。正如列宁所说,资本主义同社会主义的接近,不是意味着革命可以避免,而是说,革命已经临近,甚至是迫切的了。


有人把二次世界大战后,社会主义阵营被修正主义破坏,被资本主义和平演变,资本主义又有一时的“发展”,看做列宁和斯大林的判断错误的根据。其实,正像一个人临近死亡,往往会有回光返照而否定不了其垂死一样,资本主义的回光返照也否定不了其腐朽垂死。社会主义的挫折只能说明新事物的成长的必然的挫折甚至反复。


我们讲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与斯大林的判断的区别在于“最后”两个字,斯大林把社会主义因素视作资本主义总危机的组成部分,那么,社会主义革命的兴起也必然是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的组成部分,而且,社会主义将最后胜利,再也不容易被整体摧垮了。斯大林是根据资本主义周期危机把总危机划分为两个阶段,那么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则是周期危机的结束,是总资本平均利润率急剧趋近于零的结果,只能是最后总危机了,不会再有周期危机的第三个阶段了。


马克思的资本主义周期危机理论包括必然的生产过剩,必然的两极分化,资本的积聚和集中,周期危机的“危机——复苏——繁荣——危机”的不断循环,每次周期危机之后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市场准入门槛的提高。周期危机暴露了资本主义特殊的矛盾运动,暴露了资本主义的腐朽,但正是周期危机的强制性破坏成为资本主义特有的强制性调节,才使得资本主义生产得以持续下去。


马克思揭示的一个十分重要的规律就是周期危机导致资本平均利润率的下降趋势,周期危机是因为生产平衡的破坏,在原有的资本平均利润率下,已经无法实现生产平衡了,通过周期危机的大鱼吃小鱼,大资本的资本有机构成提高了,即使资本平均利润率下降,大资本家也可以获得可观的利润了,于是在资本平均利润率降低的条件下,可以实现新的生产平衡了,于是再次出现生产复苏,经济繁荣,然后再跌入新危机的深谷!这个资本平均利润率下降有没有临界点?今天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爆发显示了这个临界点,就是资本平均利润率急剧趋近于零!它不是周期危机渐进式导致的,而是金融泡沫急剧膨胀导致的。


马克思揭示了资本利润率的平均化规律,揭示了资本盈利不在于资本家的能力大小,而在于资本的大小,总体趋势必然是大资本吃小资本!这种资本利润率的平均化规律,使得本来就有的资本家不经过生产环节而直接赚钱的“冲动”变成了金融寡头赚钱的诀窍!在金融赌博场上,大鱼吃小鱼就变成赢者通吃了。金融主要职能已经不是提供“信用”了,而是所谓“经营货币”所谓“价值生产”的“钱赚钱”的赌场了。金融泡沫急剧膨胀,而实体生产却越来越萎缩,周期危机已经不是资本平均利润率下降的主要原因了,分赃剩余价值的金融泡沫的急剧膨胀成了资本平均利润率下降的主要原因了。


真实平均利润率迅速趋近于0是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的深刻根源。它是由马克思揭示的资本主义的资本平均利润率有不断降低的趋势得出的逻辑结论。


为了给过剩资本寻找出路,为了延缓实体生产过剩危机,资本主义建造了脱离实体生产的巨大的金融堰塞湖。金融泡沫急剧膨胀实质是资本过剩的产物。资本主义不仅必然产生生产过剩,而且必然资本过剩。


现有资本的主体是一个脱离实体生产的巨大的金融泡沫,世界真实商品交易所需要的流通货币只占货币交易量的1%!也就是说,1%的实体生产剥削来的剩余价值,99%的泡沫资本也要参与分赃!这时候的资本过剩就是马克思所说的“资本绝对过剩”了。总资本平均利润率急剧地趋近于零了,只是被虚拟资本的高额虚拟利润即赌博利润掩盖着。而虚拟的资本赢利诱惑仍然在吹涨着金融泡沫。


由于金融泡沫的急剧膨胀,虚拟利润产生了,资本以追逐增殖的幻影而膨胀,这种畸高的虚拟利润掩盖了总资本的真实的平均利润率的降低趋势。


在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特点,表现为生产领域资本的有机构成提高,生产规模的扩大,市场领域的准入门槛的提高,国际领域是伴随商品输出的帝国主义侵略和争夺殖民地的战争。而在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时期的特点,则表现为实体生产的萎缩,实体生产的资本有机构成提高弱化,金融领域资本癌变构成提高凸显,即金融癌瘤与实体生产中需要的流通货币之比的提高凸显,股市房市炒作,金融衍生品的层出不穷,虚拟资本运作,资本杠杆化运作,制造业向第三世界转移,等等,眼花缭乱的金融手段实质不过是对实体生产剥削来的剩余价值的分赃,最终摊薄总资本的平均利润率,国际领域,制造业向第三世界转移及制造业的微利,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则占据销售端研发端的“世界价值链”的高端位置,美元占据世界金融垄断位置,而且与黄金脱钩,滥发美元,伴随发达资本主义的金融垄断是形同废纸的资本输出,是霸权主义控制世界掠夺世界的军事战争和金融战争!


列宁说,帝国主义是垄断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而霸权主义的金融垄断是资本主义最后的垄断,美元霸权的金融骗局和资本生命力衰竭是资本主义最后的腐朽,霸权主义战争是资本主义最后的垂死挣扎!总之,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将给帝国主义时代的霸权主义阶段画上一个句号,给现代无产阶级革命画上一个巨大的惊叹号!


脱离实体生产的虚拟经济的金融投机是最无效而最有害的“非生产性劳动”,这种“非生产性劳动的费用实际是对剩余价值或利润的消耗”!对金融垄断资本家来说,金融投机造成的金融泡沫扩张了资本的控制权力,控制了世界财富和资源的流向,自然不是无效而是十分有益的。但对于人类社会来说,金融投机是最无效而最有害的“非生产性劳动”,不但掩盖了资本平均利润率的下降,而且造成了随时会制造金融动乱的金融堰塞湖的巨大威胁。


资本主义经济成了赌博经济,在虚幻中追逐着利润,而实际上在无效地消耗着利润,资本主义在虚胖与浮肿中被赞誉着而苟延残喘。脱离实体生产的“非生产性劳动水平的提高”不仅消耗了利润,而且使货币在生产流通以外沉淀,似乎避免了实体经济的通货膨胀,实体经济可以进行零库存的定单生产,生产过剩危机似乎是可以避免了,然而正是这种“危机的避免”,缺少了周期危机对生产的强制性调整,使之在降低的资本平均利润率的情况下实现新的生产平衡成为不可能,金融泡沫的癌瘤却吞噬着实体生产剥削来的剩余价值,以致越来越窒息着实体生产的生机而使之日益相对萎缩。


金融投机主要是股市炒作和金融衍生品“创新”。股份制的积极意义是在资本主义制度内对私有制的一种扬弃,其消极意义是它成为一种资本的赌博场,资本家投机冒险的乐园,是不创造财富的非生产性劳动。金融衍生品的积极意义是推动信息技术的运用,其消极意义是脱离实体财富的金融泡沫的急剧膨胀,是用无效劳动生产无效“财富”,给了资本一个虚拟扩张空间,也制造了一个资本黑洞。股市赌博,金融衍生品投机两种投机劳动再和国家霸权和美元骗局基础上的美元霸权结合起来,就埋藏下了现在终于爆发的巨大的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危机一爆发,不仅巨大的通货膨胀立即暴露出来,而且严重的生产过剩也立即暴露出来,真实的平均利润率迅速趋近于零的本质问题也立即暴露出来。


资本主义以资本虚拟的快速膨胀掩盖着实体生产乌龟式的艰难爬行。用金融泡沫的膨胀来减轻危机的压力实质上只能是延缓和积累最大的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


与金融霸权相伴随的是美国的军事霸权。资本主义军备支出不仅有维护霸权的政治意义,而且有特殊的经济意义,这就是转移剩余价值而不把它用于进一步积累,从而减缓资本主义的发展,延长资本主义的死亡。可见,显示军事霸权的战争是霸权主义存在和延缓资本主义死亡的必要条件。


资本主义的掠夺性生产造成了资源的大量浪费和生态环境的破坏,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宁可把资本投入股市赌博,投入军事支出,却不愿意多花一分钱援助第三世界用于环境治理,还垄断低碳技术,不愿意提供世界无偿使用。


严重的世界生态的破坏,资本主义掠夺式生产方式就是罪魁祸首。正如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第三世界喊出的那样,不是气候问题,而是资本主义制度问题!资本主义不消灭,地球生态就要毁灭了。


最后总危机的特点

金融泡沫急剧膨胀导致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那么,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有什么特点呢?


1、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的历史特点

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时代,接连爆发两次惨绝人寰的世界大战,已经反映了资本主义的两次极端腐朽。由于美国大发战争财,利用战后恢复的机会发展起来,原子技术的反人类应用——核武器的制造,美圆世界货币的霸权地位和信息技术的反生产应用——金融衍生品的层出不穷和股市金融泡沫的急剧膨胀,使得争夺世界的帝国主义转上了控制世界的霸权主义,它比帝国主义更腐朽。霸权主义取代帝国主义成为战争的根源,不过是用控制世界的不间断的区域战争代替了帝国主义的争夺战争。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就是资本主义的历史腐败的最后结果。


2、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的时代特点

当今时代,帝国主义已经进入其最后阶段——霸权主义阶段,传统无产阶级革命已经提升为现代无产阶级革命,知识经济新生产力的发展绝不是资本主义的福音,而是资本主义丧亡钟声的最后一响。美国既是霸权主义中心,同时又是新生产力发展的策源地,也就必然是新革命的策源地!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首先从美国爆发,不是偶然的。在经济上是金融垄断的必然,在政治上是霸权主义的必然。


当今时代,原子技术的反人类应用——核武器的制造,信息技术的反生产应用——金融衍生品的层出不穷和股市金融泡沫的急剧膨胀,都首先发生在美国,这是一种新时代的反动,在美国,一方面反映了霸权主义的新腐朽,一方面反映了新革命的萌动。


3、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的经济特点

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首先是经济危机。脱离实体生产的巨大的金融泡沫,一方面吞噬着实体生产的剩余价值,一方面摊薄了真实的平均利润,使总资本的真实的平均利润率迅速趋近于零。按照马克思揭示的平均利润率下降的资本主义资本积累的必然规律,当平均利润率迅速趋近于零时,利润率下降的空间就没有了,新的生产的正常平衡无法在降低了的利润率基础上形成了,资本赢利的动力就丧失了——无利可图了。泡沫破裂后,虚拟利润的神话就破灭了,资本积累就到达顶峰了,按照马克思揭示的资本积累的历史趋势——剥夺者被剥夺就到达最后对金融泡沫资本的剥夺了。


4、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的政治特点

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必然导致政治危机。列宁说,当不仅被统治阶级无法活下去,而且统治阶级也无法统治下去的时候,统治阶级的政治危机就要爆发了。资本无利可图了,资本家还能活下去吗?资本统治还能继续下去吗?以追逐利润为唯一目的的旧的生产方式还能继续下去吗?它必须让位给新的不以追逐利润为目的的生产方式,社会生产才可能有效进行。


政治危机导致夺取政权的革命,革命对象就是霸权主义的国家机器。巨大膨胀的金融泡沫和霸权主义庞大的国家机器是寄生在世界肌体上的两大赘瘤,也就是资本主义的癌症。美国人民为了拯救美国,必然把霸权主义的对外战争转变为国内革命,和世界反霸社会主义运动相呼应,最终结束霸权主义的世界统治。


5、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的最后性特点

资本主义的一般规律表现为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每次危机以后,过剩生产力被破坏,大资本吃掉小资本,资本有机构成提高,市场准入门槛提高,然后在降低了的平均利润率水平上建立新的平衡,资本主义才有走上正常生产的可能。平均利润率降低的总趋势不是直线式的,而是通过周期危机波动式降低的。现在之所以是资本主义最后危机,就在于平均利润率迅速趋近于零,丧失了下降空间,也就是危机的所谓深不见底,金融泡沫破裂就象皮球漏气,注入多少资金也鼓不起来,已经形不成新的生产平衡了,危机的周期循环结束了,成了最后一蹶不振的危机了,除非爆发革命,才能结束危机。


这种最后性特点还在于,霸权主义是帝国主义这个资本主义最高阶段的最后阶段。


资本主义危机最后性特点还表现在地球毁灭的危险,正如哥本哈根会议上第三世界喊出的口号那样“是改变资本主义制度,而不是改变气候”,资本主义制度不灭亡,地球就要灭亡了。


6、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的总危机特点

资本主义危机越到后来,越成为世界性危机。这次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不仅已经是最严重的世界危机,而且,由危机引发的革命也是真正的世界革命。可能先从美国爆发,但必然很快波及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革命不再只是从帝国主义世界统治链条的薄弱环节爆发,而是从金融中心爆发后,整个链条各个环节一齐爆发,从而显出鲜明的资本主义世界总危机的特点。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